刘士余的监管思路与罗斯福的监管精神颇有相似之处,在他任上的三年里,他前“打妖精”、后“逮鼠打狼”,推行的强监管覆盖几乎所有的市场参与者。当然,推行这一切,并不容易。强监管之下,曾经“呼风唤雨”的资金不再肆意炒作,本就缺乏热度的市场情绪几乎跌至冰点。有市场人士称:刘士余最大的问题在于,强监管扼杀了市场仅存的热度。

外部环境造成股指大幅下降,叠加部分上市公司较高的杠杆率,最后形成了微型的“通缩去杠杆”循环,负债端由于股票作为抵押物不断贬值,因此需要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不停补充质押。而收入端由于经济周期向下和调控政策导致上市公司收入缩减,一升一降的结果就是杠杆越去越多。更严重的是资产价格的快速下降和收入的下降导致了借款人信用下降,所以他们只能获得更少的信贷,进一步推高负债率,且这会以一种自我强化的方式持续下去,因为质押的债务是券商的资产,债务问题减少券商净资产,影响其借贷能力,因此引起一轮自我加强的紧缩小周期。